pethidine

“眼前是千秋雪,心里是马蜂窝。”

渴望一生戎马倥偬。

爱写字的手残党/高三/尽我所能成为一个温柔的人/能被你关注十分愉快^ ^

随着时间推移离十七岁越来越远后,弄不清到底怎么样才算是喜欢,我有这样的困惑是因为现在的我太容易喜欢上别人了。
我趴在五楼中厅的栏杆上对着开了一半的玻璃窗户背单词时,Z回来与我讲话,无非是关于考试,我偏过头看他时,中午两三点钟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一个下午过去我记不清他说了些什么,但是他在阳光下肤色比平常白了两分的脸孔我记得非常清楚。有时我们讲话时,我会不自觉眼神飘忽,看一会儿他的眼睛就会下意识垂眼假装自己手里还有事做。但今天我盯着他时,丝毫没有不自在的感觉,那一刻心里没有一丝别的心绪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感慨青春时,像是在隔岸观火,我觉得这些都不属于我。现在也一样。


第一个五杀,我的诸葛小哥哥。这把完全大杀四方,估计对面心态崩了。

图源:宫缘乾《蝉女》

我现在最害怕的莫过于时间,它把我们之间的缝隙撕扯成天堑,我怕一年后的分别成为永远。我失去过太多人了,我不想再与你一别两宽。

我感觉我修为快散尽了,很久不练字了。为什么还会涨粉。

真的是爱死诸葛亮哥哥啦!!!!

今天下午学校有中科院院士武向平的讲座,然而,文科生根本没有机会去。佩服学校某领导,课讲不好还贼几把烦。